心中有光 跨越山海
  • 发布时间: 2021-04-14 09:19
  •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作者:律工科
  • 阅读数:
  • 视力保护色:
  • 字体:[ ]

8年光阴,7次继续服务申请,800多件法援案件,他将“人间正义”的火种,带到琼崖最偏远的地区——

心中有光 跨越山海

2013年的夏天响应组织的号召,循着初心的召唤,他跨越山海,离开家乡孝感,远赴海南

8年间,他7次向组织递交继续服务申请,先后辗转海南省白沙、定安、陵水、保亭等律师资源匮乏的县,从事法律援助的步履不曾停歇。

800多个法援案件,他用心倾听其中的每一声叹息与期盼,用正义的火种,点亮一个又一个人生航向。

他,就是湖北锡爱律师事务所律师郑进东。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个人、“1+1”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先进个人、“1+1”行动实施十周年突出贡献者……荣誉加身,初心不忘。

出发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

2013年初,得知孝感市司法局正在推选司法部“‘1+1’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”活动的律师人选,已至不惑之年的郑进东,义无反顾地递交了申请。

彼时,郑进东在法律援助这条道路上,已经走了6年。能够参加“1+1”行动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发光发热,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。

同年7月,他得偿所愿,去往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。

海南当地有句俗语——一琼二白三保亭,说的是海南省曾经最贫困的三个县:琼中、白沙、保亭。郑进东来到白沙县后,发现这里落后的不只经济条件,还有群众法律意识的欠缺。

“1+1”行动覆盖到这里以前白沙县没有律师。群众想打官司,只能乘4个多小时的汽车,到海口、三亚等地请律师。

当地人大多不信法律信武力,邻里之间常因口角动手伤人,甚至出现父子反目、手足相残的悲剧。

2014年5月的一天,距离郑进东一年的志愿服务期结束还有不到2个月时间。一对兄弟找上门来,弟弟还未开口,哥哥已然泪下。

30多岁的哥哥,正是受援人。10年前,因为拒绝参与朋友与他人的斗殴,他遭到恶意报复,被殴打致残。

一来县里没有律师,二来家中贫困请不起律师,漫漫维权路,

哥哥始终在黑暗中摸索前行,甚至找不到一位“领路人”。

“我当初的选择,究竟是不是错了”讲述中,受援人反复发问,纠结在情与法的思绪中。这让郑进东痛心不已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办好你这个案子。”

郑进东没有食言。服务期将满之际,他向孝感市司法局提交了继续服务一年的申请,得到支持。作为当时的“东家”,白沙县司法局也希望郑进东能留下,“他一走,我们县可能又没有律师了。”

这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件,比想象中来的顺利。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后,经过数轮调解,伤人者家庭向受害人赔礼道歉,并给予了高于诉讼标的的经济赔偿,受援人也撤回了起诉并出具谅解书。

郑进东随即在白沙县“名声大振”,群众口口相传:“上头来了个郑律师,厉害着呢!”

郑进东再一次见到这位受援人,是在当地残联举办的一次活动中。对方彻底从伤人事件走了出来,脸上带笑,眼里有光。

二人交谈中,有两句话烙进了郑进东的心底。“虽然付出了代价,但我坚信当初的选择是对的。正义也许会迟到,但一定会到来

留下来,去照亮更多的人

接待群众各类咨询,也是郑进东的工作之一。尽管海南方言听起来颇为吃力,但他从不会因此把群众拒之门外。

“工伤、讨薪、刑事案件,调解邻里矛盾、家庭纠纷,帮忙当地政府做群众思想工作……法援律师,就是要‘十八般武艺’样样都会。”郑进东打趣道。

在白沙县履职时,他的办公室就在县政府二楼,大门总是敞开着,方便群众随时来访,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

2016年春,郑进东接待了一位老人的亲属。此前不久,老人工作了37年的单位,单方面跟他解除了劳动合同。

“根据《劳动合同法》规定,距离退休不足5年的,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。”郑进东鼓励老人及其亲属以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提出仲裁,维护自身权益。

但就在郑进东帮忙申请仲裁期间,老人因病逝世。仲裁中止,案件停滞,陷入胶着。

彼时,郑进东即将离开白沙县,赴定安县履职。但他始终放不下这起案件,临行之际,仍在四处奔走,他适时变更申请人和仲裁请求,重新代理其家人提出了仲裁申请。

离别的日子很快到来。郑进东与继任律师交接之时,将沉甸甸的申请书连同老人家人的期待,郑重地托付给了对方。

2017年底,一面锦旗辗转送到他手上,上书“正义的使者,法律的代言人”几个大字。正是老人家人送来的。那时,郑进东已在陵水县履职。

此后,这面锦旗陪他走过陵水县,又来到保亭县,一直挂在他的寝室里。

郑进东说,上面承载的不只是荣誉,更是嘱托与期望。他明白,只要自己留下来,并坚持下去,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能照亮更多的人。而他心目中的热与光,就是在一个个复杂案件中,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。

在定安县履职期间,当地的一家食品加工厂悄悄“跑路”,39名工人被“下岗”。

郑进东接手了这起群体案件。原来,因为经营不善,上海总公司作出撤销定安分厂的决定。工人希望公司能给予经济补偿金;分厂负责人却表示,没有资金掌控权。

几番“拉锯”,郑进东发现解决问题的源头,还是在上海总公司。随后,他请定安县仲裁委出面协调,又多次与上海总公司法务沟通,经过数轮调解、仲裁与诉讼,最终帮39名工人争取到了经济补偿金,并办理了失业保险。

“这起案件在当地影响深远。以前,群众们遇到事情,首先想到的就是上访。现在他们相信,找司法部门调解,也能争取到合法权益。”郑进东说。

走下去,直到干不动为止

“1+1”法律援助行动,服务期为1年。服务期满后,各地司法部门会重新选拔志愿律师。

2013年至2021年,郑进东为了留在海南,一共递交了7次继续服务申请。

为什么要留?这是他被一遍又一遍问到的问题。

“最开始,是因为放不下。我走了,当地就又没律师了。”郑进东沉吟半晌,接着说,“后来,越来越多老百姓找过来,因为我的原因,他们重拾希望,并开始相信法律,我又舍不得走了。因为我想留下来,去照亮更多的人。

8年,郑进东为白沙、定安、陵水、保亭四县的贫困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案件800余件,挽回经济损失700余万元。

期间,他收到过10多面锦旗。得知一面锦旗价格不菲,他便会特意叮嘱大家:“不要再送锦旗,一句谢谢足以。”

但群众仍会用朴素的方式表达对他的感谢,比如摘一筐自己家种的桂圆或是菠萝蜜,趁新鲜放到他的办公桌上。

对这个不远千里而来的外乡律师,当地百姓总是报以最大的善意。

郑进东走在街上,总有陌生的面孔冲他打招呼:“郑律师,你好!”大概率是在各种法律知识宣讲活动中,记住了他的面孔和名字。更有甚者,会热情邀请他去家中做客吃饭,郑进东总是婉言谢绝。

群众问他的手机号,或是要求加微信,郑进东从不会拒绝。无论白天黑夜,他的电话总保持畅通。偶尔打不进去,不久也会拨打回来。他说:“来电的群众大多是遇到了难题,心里肯定非常着急。我及时回复,说不定就能将一起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。”

“1+1”志愿律师除了为当地政府、群众提供法律援助服务外,还肩负着一项重要任务——传帮带,这也是“+1”的应有之义。

郑进东在定安县履职时的助手王秉耀,是一名大学生志愿者。二人既是同事,也是师徒。从搜集证据材料、查询法律依据、再到庭审技巧,郑进东毫无保留、倾囊相授。

王秉耀进步很快,在郑进东离开定安没多久,便通过了司法考试,成为了一名专职律师。更让郑进东欣慰的是,王秉耀选择留在定安,至今仍在法律援助的道路上前行着。

2015年7月份起,郑进东被推选为海南省“1+1”志愿律师团团长,团结带领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“拧成一股绳”,奏响守护公平正义的昂扬乐章。

“与前些年相比,我服务过的几个地方的法治环境好了许多,群众法律意识增强,司法队伍、人民调解队伍的业务素养明显提高。”郑进东表示,功成不必在他,但过程他一定要参与。

“如今,做法律援助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只要组织需要,我愿意一直做下去,直到干不动为止。”郑进东话语坚定。


扫描分享


上一篇 孝感市司法局召开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第...
省司法厅、省妇联领导来孝联合调研家庭矛... 下一篇


相关阅读
刘有年赴汉光社区 调研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工作 2020-08-03
市司法局走进汉光社区开展联合支部主题党日、慰问困难党员和“送法进汉光”系列活动 2020-12-02
市司法局机关第一党支部赴汉光社区 开展节前慰问系列活动 2021-02-10